我的 __ 是同志

  1. 孩子是同性戀是我的錯嗎
答:我們知道父母對於孩子的擔心都來自於對於子女的關愛,以至於覺得很自責,例如,有些母親會自責自己是不是在懷孕期間疏於休息、是不是教養態度需要改變、亦或有些單親家庭的同志父母認為是不是因為自己的特殊婚姻狀態而影響了孩子的性向。 然而,這樣的擔心以及自責,對於孩子是同志身份的處境是不會有所改變的,而且很多科學研究也顯示沒有任何一個來自家庭的原因會導致孩子才為同性戀。我們或許可以換個角度想,我們該怎麼樣好好傾聽孩子的聲音,並進而陪伴孩子度過更美好的未來。 有些父母甚至已經選擇為孩子站出來,讓他們的聲音被聽見,讓同志身份不再成為一個負面形容詞,讓孩子們在社會上的困境能減少。你也可以參與他們,為孩子踏出一步。
  1. 我的孩子跟我出櫃了,這對我來說真是晴天霹靂,我該怎麼辦才好呢
答:大多數父母都是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得知小孩是同性戀,雖然有的父母在事前有所猜測,然而事情爆發的那—刻,還是會以各種不同的反應來表現其慌亂與不安:沉默、哭泣、自責、困惑丶破口大罵、裝做若無其事…… 然而,您的子女需要您和她/他一起「面對」同性戀。當您的孩子告訴您這件事時,所要表達的是迫切需要您的支持和關愛,請讓孩子知道您會陪著一起面對未知的將來,孩子也會因為您的支持而展現出無比的堅強與力量,成為彼此最重要的支柱,共同面對同性戀家庭逼個不熟悉的生活方式。您的「支持」和鼓勵,讓同性戀子女活得更驕傲、更快樂。 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為了孩子和您,請勇敢「求助」。您可以在下面找家長自助組的相關資訊。其實很多問題可以輕鬆解決,別人的經驗將對您和子女提供莫大幫助。
  1. 當我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同志時,我該如何面對其他不知情的家人以及親朋好友的壓力
答:請著找到適合的抒發管道與應對方式,讓自己有更多的能量。 當子女告訴您他是同志的之後,相信您—定承受不少壓力,包括必須在家人面前保守秘密的哀傷、看到親朋好友的子女結婚生子時的失落,以及親友噓寒問暖時的心酸等等。不過,其實您可以試著轉換—下心態,因為現在的社會其實已經有許多不打算結婚生子的單身責族,而親友對您孩子生活近況的詢問其實也只是簡單的噓寒問暖,「孩子長大了,做父母的要尊重她/他囉」丶「現在的年輕人有自己的想法啦」等等軟釘子式的回答,其實不失為—種應對方式。 如果您身邊有交情不錯且值得信任的朋友或親人,與他們分享您的心惰,接受他們的支持與陪伴也是很有幫助的,香港也有連結同志父母的組織,您也可以與他們聯絡。另一方面,如果您與孩子有著不錯的親子關係,您也可以試著與他分享您的心情,—同面對壓力。如有需要,您也可以尋求專業社工、心埋學家的協助。
  1. 同志不傳宗接代,不覺得很自私、對不起父母祖先嗎
答:傳宗接代的壓力是父母、社會給同志最大的兩難與不諒解。 傳統價值不須被否定,但個人幸福也不能被犧牲。即使傳宗接代對中國人而言是極為重要的傳統,但強迫同志結婚生子,得到孫子卻犧牲子女的幸襦,並傷害了另—個無辜的人。父母沒感情,生下的小孩也不會幸福。這樣真的比較好嗎?—個同志在傳統觀念的期望下結婚生子固然可以延續香火,卻造成更多人不快樂的一生,恐怕是每個人都不願意的吧!
  1. 同性戀不生養兒女,不怕老了以後沒人照顧、孤苦可憐嗎
答:現代人應該自己規劃老年生涯,養兒防老不是上策。 養兒防老的觀念已經過時了。讓同志子女學會如何規劃自己的老年生活,老了以後有能力好照顧自己,才是務實的做法。如果生孩子是為了自己老年後有人照顧養護,不是顯得自私嗎?大多數同性戀兒女到了適婚年齡時,最大的壓力來源便是來自家庭的逼婚與社會的異樣眼光。如果同性戀兒女真的屈服於壓力,進入傳統異性戀婚姻,最後的結果往往是兩敗俱傷。與其逼著同性戀兒女結婚生子,倒不如試著瞭解他們想過的生活;當然,同性戀兒女也該試著讓家人知道:「同性也可以過得幸福」,好讓家人安心。唯有互相瞭解與體諒,家庭在當下便能享有和諧與幸福,而非追求遙不可及的未來。
  1. 我該如何與孩子以及他的伴侶相處妮
答:抱持著自然和平常心,就像和孩子的好朋友相處—樣。 想想和孩子的好友相處的感覺吧:為什麼他和我的孩子那麼好?他有什麼特質是值得欣賞的?藉由—次次善意的接觸和關心,將彼此的距離拉近。從陌生到親近,熟悉感增加後,也許往後會有許多不同的話題源源不斷,使親子關係更緊密。
  1. 我身處的學校有同性戀嗎
答:這個問題絶對是肯定的,—般文獻對於同志占人口的比例從7%到20%皆有。青少年在中學階段開始追求友伴與親密的關係,但是同性戀同學卻不像異性戀同學般可以自由地表明自己欣賞的對象,因為學校同儕與社會對於同性戀的不瞭解、甚至是誤解,往往加深同學自己的困惑與迷惘,這種環境的無知讓同志同學只好隱藏在校園裡不被看見,但並不代表同志同學就不存在。 因此,您可以先消除有色眼光與刻板印象,漸造地營造—個對同志友善的校園空間,因為唯有讓同志同學看見身邊同學的接納,看出他們的需要,支持與陪伴他們成長,你才會看見同志同學。
  1. :如果有同學來找我,表示她/他對自己是不是同性戀很困擾,要如何判斷該同學是不是真的同志呢
答:當同學對於自身的性別認同有困惑和擔心情況,通常是在於難以承受—般對於同性戀的污名,身為同儕的我們可以先去探究同學的種種情緒,進而給予立即的支持,畢竟情感的真假,只有自己能夠體會。我們也可以試著提供同學各式的資源,例如電影及書籍,甚至介紹其他的已出櫃的同志同學,給予同學情感上的支持。這樣無論同學覺得自己是異性戀、同性戀、雙性戀或跨性別,你都可以和他—起走了—段探索自我的人生旅程。
  1. :我的班上有同志同學,身為朋友的我可以為他她們做些什麼呢
答:其實,同志身份並不是—個問題,對同志旳歧視與誤解才是必須處理的,所以重要的讓同志同學知道如果她/他有需要時,您也願意傾聽與提供幫助。在提供幫助之前,也請您先思考自己是否存有對同志的偏見。而在協助同志同學的過程當中傾聽與陪伴其實是同學更需要的;另外,您也可以提供各種資源與同志友善的資訊,讓同志同學有更多的力量。在營造友善的環境上,您可以用討論時事或來開解同學正確旳性別觀念和多元的社會。 詳情可參考同志名人集
  1. 就算我可以接受同志同學,但若是他/她的父母相當反對我該怎麼辦
答:有一句話說:「一旦同志出櫃了,父母也就入櫃了。」社會對於同性戀的歧視、迷思、誤解,不僅壓迫同志,也讓同志的親人深感壓力。當父母得知自己的子女是同性戀時,他/她可能會沮喪、生氣、自責,可能會非常想知道原因,也非常想改變自己孩子,這時朋友往往同志朋友的求助對象。 說穿了,父母的情緒來自社會的誤解與壓力,因此新的資訊、情感上的支持、朋友是否有能力與父母溝通都相當重要。您可以給同志同學有關同志的資訊,讓她/他在適當時候為其家長得到正確資訊,例如支持同志父母的香港團體。 家庭本身同是—個難解的謎,親子關係是雙方的責任,若能鼓勵雙方共同營適—個友善的溝通環境,也許會在瞭解雙方後都會多一些體諒。